台媒:这一疫,看出全球化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

2020年03月19日 14:58:00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台湾“联合新闻网”19日发表评论说,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大陆的形势已获得初步控制,但在中国大陆之外,从亚洲、中东到欧洲、美洲则方兴未艾,颇有燎原之势。

 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日前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说,事发之初,“中国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严苛措施,给我们争取了时间。但我并不认为,我们牢牢地抓住了这个机会,充分利用了这段时间。”坎贝尔的话,当然是指中国大陆以极严厉且彻底的方式,尽其所能控制疫情,阻绝扩散。

  与此同时,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,断然叫停了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大量人员与货物往来,不少国家不是冷眼旁观、隔岸观火,就是冷嘲热讽,落井下石。其实这也就是坎贝尔感到遗憾与痛心的,许多国家没有牢牢抓住机会,做好必要的预防准备。

  中国大陆的目的是想方设法把病毒控制在个别地区,阻绝扩散;中国大陆的对策,不仅对自己好,也对所有国家和地区好。当然,这样做,在生产、消费、流通等经济方面得付出昂贵代价,但显然别无选择。

  文章认为,从本质上看,2020这次疫情危机与以往历次金融、经济危机存在根本的不同。1997的东亚金融风暴与2008年的世纪金融海啸,都是源起于一个原本巨大泡沫的破灭,泡沫破灭之后,需求被打回原形,急遽萎缩的需求又引发了后续的金融危机,调整的过程痛苦且漫长。但总的来讲,问题只在需求面,全球的供给结构并无太大破坏。

  这一次疫情危机不同,问题全在供给面。全球的供给结构大范围地在国与国之间、省(州)与省(州)之间、市与市之间、村与村之间,被人为强制地切断。可以说全球的供给结构正遭遇着全面性、系统性地破坏,此等情况,世所罕见。

  问题既然集中在供给面而非需求面,所以美联储(Fed)出其不意地大幅降息救市,资本市场并未出现积极回应。因为无论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,都是属于“总需求管理政策”,针对的都是总需求。总需求偏低时,政策扩张;总需求偏高时,政策紧缩。应该说,包括美国在内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是头痛医脚,并未能对症下药。

  相形之下,中国大陆是在疫情获得初步控制后,即尽最大努力推动复工复产,与时间竞赛,把供应链的破坏降到最低程度,尽可能维系住所有困难企业的生存机会。若非如此,不仅中国大陆、甚至全球的经济都将蒙受难以承受的打击。

  随手举一些媒体的报道。武汉汽车行业汇集了美、日、法、英、中五大车系,相关企业600余家,全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1.3万余家;武汉按下了“暂停链”,全中国全世界的汽车行业都慌了。手机是另一个例子,郑州富士康供应iPhone总产量60%以上,富士康遇到困难,iPhone全球供应链就会断链。

  制造业之外,农业灾情也很严重,因为中国大陆不但是全球最大工厂,也是全球第二大市场。不久前,新西兰把刚抓到的100吨活龙虾全倒回了海里,因已无处可冷冻囤积;智利的樱桃等水果堆积如山,全部低价赔本大甩卖。这些都是中国大陆的消费者因供应链断裂,暂停了一个月消费的结果。

  当然工业、农业之外,服务业也未能幸免。中国大陆游客被关在家里,各国的航空公司、邮轮、酒店、餐馆、旅行社都得度小月,度不过就关门。这也是为什么货币及财政政策不是重点,真正的关键是在复工复产,以及在这一段期间内,尽一切可能去纾困那些受困企业。
 
  文章说,在疫情获得初步控制之后,中国大陆已开始对日本、韩国、伊朗、意大利提供医疗物品及医疗专家支援,这也相当于是回报一些援助过中国的友好国家。一场新冠肺炎疫情,充分地折射出全球化大形势下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。(编辑:李杰)

[责任编辑:李杰]

相关内容

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
关于我们|本网动态|转载申请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法律顾问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6-10-53610172